返回目录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文版

电影哈利波特7贝拉特里克斯海报

在一条狭窄的被月光笼罩着的乡间小道上,在互相只隔了几码的距离,突然冒出来了两个人。此时一片寂静,他们手中的魔杖直指着对方的胸膛,片刻间他们认出了彼此,把魔杖收进了斗篷,兴奋的朝同一个方向走去。

“有什么新消息么?”两人中个子稍高的那人问道。

“是最好的消息。”西弗勒斯.斯内普答道。

小道的左边满是错节缠绕的低矮荆棘,右边是一排高高的树篱,整洁的像刚修理过的指甲。这两个男人又高又长的斗篷随着前进的步伐拍打在他们的脚踝四周。

“虽然看起来我有点晚了”,亚克斯力说道,他愚钝的面容在透过悬垂的树枝撒下的斑驳月光中忽隐忽现。“事情比我想象的还要棘手一点。但是我觉得他会满意的。你听上去很自信,真的会受到不错的接待?”

斯内普点了点头,但并没有解释更多。他们离开小路向右拐进了一条宽阔的车道。那高高的树篱弯曲着向一旁闪开,在他们前方的不远处出现了一座壮丽的锻铁大门挡住他们的路。谁也没有停下脚步:两个人都沉默的以一种特殊的敬礼方式举起他们的左臂,接着径直的穿过了去,似乎那黑色的金属仅仅只是烟雾。

紫杉木的篱笆隐去了两个人的行走的声音。。从他们右边的某处地方传出了沙沙的声音:亚克斯力再次拔出了他的魔杖,越过他同伴的头指向那里,但是那儿根本没有任何人,只是有一只纯白的孔雀,指高气昂地顺着树篱的顶端行走。

“他总是把自己打扮得很好。卢修斯。孔雀……” 亚克斯力发出一声粗重的鼻息,把魔杖插回了斗篷。(注:孔雀是一语双关 有炫耀-臭显摆的意思,这里是指的卢修斯)

一座华美的庄园邸宅在笔直道路尽头的黑暗中浮现出来,楼下那钻石般窗玻璃闪耀着光芒。越过篱笆,在漆黑的花园里远离树篱的某处有一个废弃的喷泉。沙砾在斯内普和亚克斯力加快速度靠近前门的步伐下发出脆响,门随着他们的靠近向里打开了,尽管看上去没有人碰过它。

门廊很大,有微弱的光线并且装饰得十分华丽,一张漂亮的地毯几乎铺满了石地。两边墙上画中的苍白人像注视着斯内普和亚克斯力大步走过的身影。两个人在一扇通往下个房间的厚实木门前停了下来,犹豫的将心跳平静了下来,然后,斯内普转动了青铜把手。

寂静的人们挤满了整个客厅,坐在一个华丽长桌旁。房间里的常用家具被胡乱地放置在墙边。精致的大理石壁炉架下方燃烧的火焰散发出微弱的光,壁炉上摆了一面镀金的镜子。斯内普和亚克斯力在门口徘徊了一会儿,当他们眼睛适应了这昏暗的环境时,他们被这幅景象里最奇异的场面吸引住了:一个显然没有知觉的人,头朝下地悬浮在桌子上方,好像被一根看不见的绳索吊着一样缓缓转动,人影投射在镜子和磨光的桌子表面。在这种倍受煎熬的景象下谁都没有抬起头,只有一个几乎坐在正下方的苍白脸色的年轻男人除外,他似乎不能控制自己每分钟都要抬头扫视一下。

“亚克斯力,斯内普,”桌子的一头传来一个高亢清利的声音。“你们来得可真巧啊。”

说话的人坐在火焰的前方,因此对于新来到的人来说一开始很难辨认,只能看见他的黑色轮廓。然而当他们离得近了些时,他的脸就从幽暗中浮现了出来:蛇般无发的头颅上,鼻孔像是被撕裂了,闪烁着红光的眼睛里有垂直的瞳孔。他那太过于苍白的肤色使得他看上去蒙了一层珍珠般的光。

“西弗勒斯,这边来,”伏地魔说,招呼斯内普到紧挨着自己右边的位子上坐下。“亚克斯力–你挨着多罗霍夫。”

两个男人在指定的位子上坐下。围绕着桌子的大多数人都盯着斯内普,因为他是伏地魔最先开口交谈的人。

“事情办得怎么样了?”

“主人,凤凰社的成员会在下个星期六夜幕来临时会将哈利从他现在的安全地点转移走。”

桌子四周的人明显地兴奋起来。一些人身体变得僵直,另外的人则表现的坐立不安,所有的人都在看着斯内普和伏地魔。

“星期六……傍晚,”伏地魔重复道。他血红的双眼狠狠的盯着斯内普黑色的眼睛,旁边的人因为受不了这目光的力量都移开了眼,生怕自己哪天也会成为这残暴目光下的牺牲品。然而斯内普却平静地看了回去,目光在伏地魔脸上停留了一会。伏地魔在那没有嘴唇的地方扭曲出类似微笑的样子。

“好,很好。这情报来自……”

“……来自我们讨论过的来源。”斯内普回答。

“主人。”

亚克斯力身子向着长桌一头的伏地魔和斯内普使劲前倾。听到他说话,所有人都转过来看着他。

“主人,我听到不同的消息。”

雅克斯里停顿了一下,但是伏地魔并没有说话,因此他继续说道,“德力士,那个傲罗,放出消息说波特要到30号才会被转移,也就是他17岁生日的前一晚。”

斯内普微微笑了。

“我的情报显示了一个假消息会被故意泄露出来,应该就是这个了。毫无疑问德力士被施加了一个混淆咒。这不是第一次了,他容易受控制是出了名的了。”

“我向您保证,主人,德力士看上去十分可靠。”亚克斯力澄清道。

“如果他被下了混淆咒,从本质来说他的确很可靠,”斯内普反唇相讥,“我向你保证,亚克斯力,傲罗办公室不会有再扮演保护哈利波特的角色了。凤凰社相信我们已经渗透进了魔法部。”

“凤凰社总算猜对了一件事,是吧?”一个距离亚克斯力不远的矮胖男人说,他带着气喘的笑在桌子周围激起一圈笑声。

伏地魔没有笑。他的视线逡巡着向上移,到头顶处缓慢旋转的身体上停住,好象陷入了沉思。

“主人,”亚克斯力走上前去,“德力士说会有一整个分队的傲罗护送那个男孩–”

伏地魔举起了一只苍白的大手,亚克斯力退下了,充满怨恨地看着伏地魔又转向了斯内普。

“他们接下来会把那个男孩藏到哪里?”

“凤凰社的活动地点之一。”斯内普回答,“根据情报,凤凰社和魔法部会合力用所有保护措施将这个地方护卫起来,主人,除非魔法部在下个星期六前就陷落,给我们机会来发现和破解足够的魔咒,否则等到波特到了那个地方以后,再想把他弄出来的机会就微乎其微了。”

“那么,亚克斯力?”伏地魔向桌子下方问道,火光在他的红色眼睛中诡异的闪着,“魔法部下个星期六能被拿下么?”

又一次的,所有人转向了亚克斯力,他厌恶地挺直了身子。

“主人,对于这件事我有好消息。我已经–尽管十分困难,通过极大的努力–成功地在普拉斯.塞克里斯上施加了夺魂咒。”

不少围绕着亚克斯力而坐的人们都流露出了吃惊的神气,他的邻座,多罗霍夫,一个有长长扭曲的脸的男人,兴奋地拍打了他的背部。

“确实是好消息。”伏地魔说,“然而塞克里斯只是一个人。在我行动之前斯克林杰必须被我们的人完全监控才行。对魔法部的行动要是出了什么岔子,我的心血就白费了。”

“是的–主人,是的–但是你知道,作为魔法法律执行部的上司,塞克里斯不但与部长本人经常联系,与其他魔法部的上司也关系密切。我认为这样一来,有一个受我们控制的高层官员会让事情简单许多,其余的人会屈服于他,然后他们可以合力把斯克林杰搞垮。”

“只要我们的朋友塞克里斯不在他说服其余人之前被逮个正着,”伏地魔说道,“无论如何下个星期六之前魔法部都不太可能成为我的囊中之物。如果不能在目的地碰这个男孩,那么他转移的时候我们就要下手。”

“我们有一个优势,主人,” 亚克斯力回答说,他好象打定主意要得到一些赞美,“我们现在已经安插了几个线人在魔法传输部当中,如果波特使用幻影显形或者飞路网,我们马上就能知道。”

“他不会那么做的,”斯内普反驳道,“凤凰社正避开被魔法部控制的所有形式的传输方式;他们怀疑一切与那个地点有关的事物。”

“那就更好了,”伏地魔说,“他将不得不在开放的空间里移动。到现在为止,事情将变得更容易了。”

伏地魔向前走了几步,又抬头看着那具缓慢转动的身体,“我要亲自对付那男孩。跟哈利波特有关的计划有太多漏洞,有些都是我自己造成的。他能活到现在与其说是他运气好,不如说是我的计算失误。”

桌子周围的人都担心地看着伏地魔,表情一览无遗,生怕伏地魔会将哈利至今存活于世的罪名扣到他们头上。伏地魔却并没有责怪他们的意思,他更像是在盯着头顶那具无意识的身体自言自语。“我太疏忽大意了,也被自己完美计划里的诸多致命问题吓的缩手缩脚,比如运气和机遇。但是我现在明白了。我了解了我以前不了解的事情。我就是那个要杀死哈利的人,我会杀了他的。”

话音刚落,像是要对这番话做出回应一样,突然响起一声尖利绵长的哀号,悲惨的声音里充满痛苦。许多人震惊地往桌子下面看去,似乎那声音是从他们脚下发出的。

“虫尾巴,”伏地魔平静,充满深思意味的语调毫无变化,眼睛也没有从上方旋转的人身上移开,“我难道没有告诉过你要让我们的犯人保持安静吗?”

“是,主,主人。”一个只有桌子一半高的小个子的男人喘息着说,他在椅子上坐的很低,乍一看似乎没有人坐在那儿一样。他从椅子上吃力地爬下,急匆匆地穿过房间,在身后留下一条古怪的闪烁着银色的微光。

“正如我刚才所说,”伏地魔开口,再一次把目光投向了他的追随者紧张的面容,“我理解得更清楚了,就比如说,在杀死哈利波特前,我需要,从你们当中借一根魔杖。”

围绕着伏地魔的所有脸孔一瞬间全部写满了震惊,就好象他说要借的是他们的一支胳膊。

“没有自愿的么?”伏地魔问道。“让我看看……卢修斯,我看不出你还有什么需要用到魔杖的地方。”

卢修斯.马尔福抬起头,他的皮肤在火光映衬下显得蜡黄,深陷的眼睛被笼罩着阴影。当他开口时,声音很嘶哑。

“主人?”

“你的魔杖,卢修斯。给我你的魔杖。”

“我……”

马尔福看了看他站在一旁的妻子。她直直地看向前方,脸色和他一样苍白,长长的金发垂在背上,然而在桌子下面,她纤细的手指紧紧地握着他的手腕。因为妻子的碰触,卢修斯把手伸进长袍,取出一支魔杖,交给了伏地魔。伏地魔把魔杖举到了红色眼睛前,仔细地审视着。

“是什么做的?”

“榆木,我的主人。”卢修斯轻声说道。

“芯是什么做的?

“龙–龙心键。”

“很好,”伏地魔说道。他拔出了自己的魔杖比较两者的长度。卢修斯不由自主地挪动了一下身体,有那么一刹那,他似乎期望着他的主人能把另一个魔杖交换给他。这举动没能逃过伏地魔睁得很大的充满恶意的眼睛。

“给你我的魔杖,卢修斯?我的魔杖?”人群中有人吃吃地笑起来。

“我已经给了你自由,卢修斯,对你来说不够吗?我注意到你和你的家人都不是很开心啊……我出现在你家惹得你不快了么,卢修斯?”

“不是-不是的,主人!”

“你在说谎,卢修斯……”

伏地魔残忍的嘴唇不再开合后,那微弱的声音仍然持续着嘶嘶作响。当嘶嘶声变得更强,一两个食死徒不能压抑住开始轻轻颤抖,能听见什么很沉重的东西从桌子下面滑过房间。

巨蛇缓缓爬上伏地魔的椅子,一点点向上移动,长长的身子似乎没有尽头,盘伏在伏地魔的肩头。它的脖子有人的大腿那么粗,有着和伏地魔一样垂直瞳孔的眼睛眨也不眨。伏地魔用他细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敲击着它,仍然看着卢修斯.马尔福。

“为什么马尔福一家对我的决定这么不满意?我的回归,我重新掌权,不正是他们许多年来一直公开宣称所期望的吗?”

“当然是,我的主人。”卢修斯.马尔福回答。他的手在擦过上唇的汗时微微颤抖。“我们过去是——现在也是。”

在马尔福的左边,他的妻子奇怪地,僵直地点了点头,目光避开了伏地魔和他的蛇。在马尔福左边,他的儿子,德拉科,刚才还在一直盯着头顶那具毫无生机的身体,迅速地看了伏地魔一眼后移开了视线,害怕与他的目光接触。

“我的主人,”一个坐在桌子中间肤色黝黑的女人说到,她的声音因为情绪化而抽紧,“您能在这儿,在我们家族的房子里,是一种莫大的荣耀,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

她坐在自己的妹妹旁边,看上去两人是如此不相似,她那深黑的头发和耷拉的眼睑,似乎端正地承受着什么;纳西莎僵硬冷漠地坐着,贝拉里丝则向伏地魔前倾着,好象仅仅靠语言不能够表明她渴望与他更亲密的愿望似的。

“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事情了,”伏地魔重复着她的话,似乎在想着贝拉里丝的时候头向她略微转了一下,“这说明了很多事情,贝拉里丝,从你身上。”

她的脸涨得通红,眼睛里涌起喜悦的泪水。

“主人知道我只说真话!”

“没有比这更令人高兴的……即使跟这个礼拜发生在你家里的那件喜事相比?”

她呆呆地看着伏地魔,嘴唇嗫嚅着,感到十分困惑。

“我不明白您在说什么,我的主人。”

“我在说你的侄女,贝拉里丝,也是你们的,卢修斯和纳西莎。她刚嫁给了那个狼人,莱姆斯.卢平。你一定很骄傲吧。”

桌子四周顿时爆发出了嘲弄的笑声。许多人晃荡着身子,互相交换着嬉笑的表情,有的直用拳头捶打桌子。那条大蛇似乎很不喜欢这种混乱,张大了嘴愤怒地发出嘶嘶声,然而没有食死徒能听见,他们沉浸在羞辱贝拉里丝和马尔福的欢乐中不能自已。贝拉里丝那刚刚还洋溢着幸福的脸变成了丑陋而阴暗不定的深红色。

“她不是我们的侄女,主人,”她大声叫喊着,声音盖过了屋子里喧嚣的热浪。“我们–纳西莎和我–自从她嫁给了那个泥巴种,我们就再也没有搭理过她了!她的孩子跟我们也没有任何关系,更不要提她嫁的那个野兽!”

“你怎么看呢,德拉科?”伏地魔问道,尽管他的声音很平静,却明显带了一丝讥诮和嘲弄的意味。“你会照看这些小畜生么?”

这话使得嘲笑声又升了一级;德拉科惊恐地看了看他的父亲,后者只是盯者自己膝盖;然后他捕捉到了他母亲的眼神。她几乎不被察觉地摇了摇头,之后仍旧面无表情地看着对面的墙壁。

“够了。”伏地魔说,敲打着生气的巨蛇。“够了。”

笑声沉寂了下去。

“我们许多血统纯正的古老家族随着时间流逝都衰微了,”他说话的时候,贝拉里丝屏住呼吸,哀求地看着他,“你们必须去掉那些杂种的支脉,你们得保持这血统的纯洁。那些所有威胁到整个血统纯正的旁枝散叶,除掉他们。”

“是,主人,”贝拉里丝轻声回答,她的眼里重新泛出了感激的泪。“迫不及待!”

“你会有机会这么做的,”伏地魔说,“在你的家庭中,在这个世界上也是如此……我们要把所有感染我们的坏疽狠狠切除,直到只有纯正的血脉保留下来……”

伏地魔举起了卢修斯.马尔福的魔杖,瞄准了悬浮在桌子上方缓慢旋转的身体,轻轻弹了一下魔杖。那人呻吟着醒了过来,开始挣扎着想要摆脱那根看不见的绳索。

“你认识我们的客人么,西弗勒斯?”伏地魔问道。

斯内普抬头看着那个倒垂着的脸孔。所有的食死徒都抬起头看着这个猎物,似乎他们刚刚被许可了来表达他们的好奇心。当这女人的脸转到面朝火光的方向时,她发出沙哑惊恐的声音,“西弗勒斯!救救我!”

“恩,认识。”斯内普在这女人再次转过去了之后答道。

“你呢?德拉科?”伏地魔问,用他没有握魔杖的那只手敲击着巨蛇的口鼻处。德拉科痉挛似的摇了摇头。现在这女人已经清醒了,德拉科似乎不能承受再多看她一眼。

“你是还没有上过她的课?”伏地魔说,“你们有些人可能还不知道,今天加入我们的这位切尔基·伯比奇女士,最近刚刚加入霍格沃兹魔法学校,成为魔法和巫术这门课的老师。”

长桌四周有明白了状况的人开始小声议论。一个粗俗的驼背女人咯咯傻笑起来,露出尖尖的牙。

“是的……切尔基·伯比奇教授教给小巫师们关于麻瓜的事情……关于他们是怎样的和我们不同……”

一个食死徒狠狠地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切尔基·伯比奇又转了过来,面对着斯内普。

“西弗勒斯…….求你了……求你……”

“安静,”伏地魔又猛拉了一下马尔福的魔杖,切尔基·伯比奇像是被掐住了脖子一样发不出声音。“她还不满足于污染和毒害小巫师的思想,上个星期切尔基·伯比奇教授在预言家日报上发表了一篇热情洋溢的维护麻瓜血统的文章。据她所说,巫师们必须接受这些偷窃他们知识和魔法的盗贼。在切尔基·伯比奇教授看来,巫师纯血统家族的衰败是一个再好不过的现象……她要让我们都跟麻瓜配对……或者,毫无疑问的,跟狼人……”

这次没有人笑了。伏地魔的声音里透着掩饰不住的愤怒和轻蔑。切尔基·伯比奇的脸第三次转向了斯内普。她眼睛里的泪一直流到头发里。斯内普冷漠地回看她,她又缓缓地转了过去。

“阿瓦达索命!!”

一道强烈的绿光照亮了房间的每一个角落。切尔基·伯比奇随着一声巨响重重地跌落下来,摔在桌子下面,桌子吱嘎作响着摇晃了几下。几个食死徒跳到了椅子的后面。德拉科从他的椅子上跌落下倒在地上。

“纳吉尼,你的晚餐。”伏地魔柔和地说,巨蛇摆动着从他的肩膀上滑了下来,向擦得锃亮的桌上游去。

返回目录 哈利波特与死亡圣器中文版

转载请注明来自:jijian91与小z - 读书 - 哈利波特

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070920/harry-potter7-chapter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