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9月6日

周日,jijian91、小z和老爸一起去扫墓。

墓地在温泉苗圃,没有直达的公交车,很不方便。往年去,要倒公交车,到了墓地还要坐蹦蹦上山,奔波劳顿用了四五个小时,中午饭也没地方吃,饿得够呛。今年打算开车去,但来回50多公里,其中还有大量的郊区道路,对我的开车技术是个考验。

早晨,在小雨中出发。八达岭高速辅路并不拥堵,但车也不少。

在上地环岛,犯了个致命的错误,没看明白信号灯,居然闯了个红灯,虽然路上没有车,但不知道有无被探头拍下,过些天查查交管局网站才知道。

从上地环岛到百望山,笔直宽阔的公路,每几十米一个红绿灯,而且车道划得极其诡异,每个路口都不相同,根本开不起来。

从百望山右拐,是这次路况最复杂的一段。双向两车道的郊区路,来往的车速度都在每小时六七十公里以上,其中不乏大货车。地面上有一层雨水,掀起来一阵阵烟雾。后来停车才知道,都是泥雾,在车两侧都喷了一层。车道也是不断变换,有的路口是左拐和直行+右拐,有的是左拐+直行和右拐。我这直行的车要不断地并来并去,真佩服划交通标线的人的创造力。一路上,每个路口都要精神高度紧张,努力找标线(没有指示牌),加上路上的车辆大多不怎么守规矩,开起来真是费劲。

到了温泉,扫墓的人居然不少。勉强卖花的占了半幅路,车辆只能在小贩间拐来拐去,双向交替行驶。临近墓园是一段大坡度上坡路,我一脚踩下去,骊威的动力绰绰有余,一点不吃力。只是我的经验还是不足,对路上的一个大水泥减速槛估计不足,可能蹭了一下底。

雨后的墓地空气清新,只是地有点滑。

妈妈的墓碑被雨水冲得很干净。墓地在山腰,地势比较高,阳光普照,两侧的月季花长得很高,开得很好。一晃妈妈去世已经十年了。

姥姥姥爷的墓地比较早,在山脚下,周围青松环抱,环境优美,但略有些潮湿。

回程开车速度更快,只用了一个小时。中午到家,不耽误吃午饭。路上省了一半的时间,全家省了不少体力,也这是买车的初衷。只有我一路上开车很紧张,全身感觉疲惫。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090906/saomu.html

宽宽快1岁半了,近来开始频频说”八好”(不好)。难道是第一逆反期?

以前,宽宽也偶尔会说”八好”,但最近不但说得很频繁,而且很执拗。宽宽躺在地上,妈妈说不要躺在地上,宽宽说“不好”,还非躺在地上打滚。

宽宽本来每天洗澡,而且非常喜欢洗+玩嘎嘎(鸭子),但周六晚上宽宽不知为啥不愿意洗澡,最后没洗成,还哭哭闹闹,一直到半夜才哄睡。

周日晚上,给艳红和宽宽照相。结果宽宽非要玩相机,不给就哇哇哭。妈妈为了安抚他,把相机给他,然后用手机给他们照。结果,宽宽把相机的镜头盖给扣折了。闯了大祸,我们表情严肃地训他,宽宽也知道不一样了,不吭声了。到了10点,宽宽就是不睡觉,全家人轮流哄也不睡。又是到半夜才弄睡。

顺便说一句,把相机镜头盖弄坏也不仅仅是宽宽的责任,相机设计得不结实也是原因。 佳能A610相机的最大缺陷就是镜头盖,脆弱、而且关不严。

宽宽妈总结宽宽的近期表现,认为是进入了第一逆反期。一般而言,儿童的第一逆反期是在2岁到3岁。宽宽还不到1岁半,似乎早了一些。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090906/kuankuan-baby-say-no.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