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一个月,宽宽语言的发展很明显,宽宽宝宝开始充分发挥语言能力和记忆力、联想力。

唱歌

宽宽先是会唱(其实是一个字一个字地背)《我爱北京天安门》,是跟着放给他的儿童歌曲学的。

晚上睡前最想听的是”嘎嘎的歌”,有时还点名要爸爸唱。“生产队里养了一群小鸭子…” 就成了每天晚上的保留节目。

最近几天又喜欢上另一首嘎嘎的歌,歌名叫《数鸭子》。

唐诗

而后,宽宽妈开始在睡觉前给他念唐诗,初衷是哄宽宽睡觉。

不久,就发现宽宽有时在自言自语,仔细听,原来是在背诗。粗略统计,宽宽已经能够背《咏鹅》、《悯农》(锄禾日当午)、《望庐山瀑布》、《咏柳》(碧玉妆成一树高)、《春晓》、《赋得古原草送别》(离离原上草)、《登鹳雀楼》(白日依山尽) 了。

说话

宽宽宝宝已经能够熟练地运用“爸爸”、“妈妈”、“姐姐”、“姨”的称呼,对自己一般是称呼“宝宝”。代词“我”和“你”的掌握还不稳定,使用起来时对时错,经常会出现指着自己说“你”,原因在于爸爸妈妈都是指着宽宽说“你”。

宽宽的记忆力还表现在认人方面。

对着照片,宽宽宝宝还能正确地叫出来“菲菲姐姐”、“文文姐姐”、“林俊哥哥”、“舅舅”、“舅妈”、“外婆”。很多照片是多年前的,和现实中的形象差距很大。有一次宽宽对着妈妈十年前的照片叫“姐姐”,妈妈告诉他以后,现在每次都能正确地认出是妈妈。

周末,xy阿姨一家来访。宽宽很快就能记住“xy阿姨” 和“cc姐姐”的称呼。隔了一两天,仍然能正确地说出来。

平常,我们在说话,宽宽在一旁玩。如果我们说到了什么新鲜的词,宽宽就自己重复念出来。我们在说的一些事,宽宽也能听懂、记住。大家都说宽宽玩也是支棱着耳朵。

例如,妈妈在给宽宽看爷爷照片的时候,问他“知道爷爷要来了吗” ,宽宽回答“知道”。妈妈问“宽宽是听谁说的”,宽宽回答“姐姐”。

还有一次,给了宽宽一个彩带玩。宽宽就放在自己脑袋上,说“新娘子”。大家问:“谁要当新娘子了?”宽宽说:“姐姐。” 的确,jf姐姐要结婚了,我们在说的时候,宽宽听到记住了。

这同时还体现出宽宽的联想能力也有了很大发展。

昨天晚上,看到宽宽在玩我们从西藏带回来的绿松石手链,我就告诉他这是戴在手上的。宽宽马上把手链放到耳朵下面,然后又放到脖子前面。宽宽宝宝从手链联想到了耳环和项链,虽然从来没有人和他说过。

类似的例子,几乎每天都在发生。 宽宽宝宝联想能力的发展和表现,在这一个月中已经达到让我们惊奇的地步。

转载请注明来自:宽乐的一家 - 宽宽宝宝成长日记

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091209/kuankuan-1year9month-says.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