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9月15日

今天早晨,宽宽妈和老师交流了一下。老师说了一些宽宽海嘉幼儿园的情况。

宽宽在幼儿园基本不哭了,除了早晨和下午要回家的时候还哭几声。

昨天中午,宽宽不睡午觉,咯咯咯地乐,还走去问不认识的老师:“你是什么老师?”一个一个老师问。

昨天下午吃水果。老师让大家坐好。宽宽很乖地坐好,然后主动向老师说:“老师,我要(吃)。”

宽宽有时候自言自语念儿歌,应该是念北京童谣。(实际上,每天晚上睡着前,宽宽都要自言自语说半个小时,从北京童谣到复述白天大人说的话,无奇不有。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宽宽还和小朋友说:“周一、周二、周三、周四、周五,到周六就不上幼儿园了。”

宽宽妈问是不是有个小朋友叫“小贝”,老师说有。宽宽说的小贝的大名也基本是对的。老师说,宽宽、小贝和另外一个小朋友因为身高差不多,总是排在一起,所以平时经常在一起玩。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00915/kinstar-teacher-say.html

今天的这一事件(义和团运动)不是没有意义的,它是一个要发生变革的世纪的序幕,是远东未来历史的基调:2000年的中国将大大不同于1900年的中国!民族感情是一个永久性的因素,这是必须承认的,在研究一个民族世纪状况时,决不能排除这个因素,而在中国,唯一普遍存在的感情就是对中国制度的自豪和对外国一切的蔑视。

中国人是一个有才智、有教养的种族,冷静、勤劳,有自己的文明,无论语言、思想和感情各方面都是中国式的,人口总数约有四亿,生活在自己的疆域内,在他们所繁衍的的国度里有肥沃的土地和众多的江河,有千姿百态的高山和平原、丘陵和溪谷,有各种各样的气候和条件,地面上生产着一个民族所需要的一切,地底下埋藏着从未开发过的无穷的宝藏,这个种族,在经过数千年唯我独尊与闭关自守之后,已经迫于形势和外来者的巨大优势,同世界其余各国发生了条约关系,但是他们认为那是一种耻辱,他们知道从这种关系中得不到好处,所以正在指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十足地强大起来,重新恢复昔日的生活,排除同外国的交往、一切外来的干涉和入侵,用睡眠来形容,这个民族已经酣睡了很久,但现在他已经苏醒,他的每一个成员身上都激荡着一种中国人的情感“中国人是中国的,把外国人赶出去!”

继续…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00915/hart-yihetuan.html

一、宽宽与舅舅的对话

今晚,舅舅来家里,知道宽宽刚上海嘉幼儿园,就问宽宽幼儿园的情况,宽宽居然一一回答,内容如下:

舅舅:幼儿园好玩吗?

宽宽:好玩。

舅舅:(你)现在还哭吗?

宽宽:不哭了。

舅舅:早晨去了幼儿园都干什么啊?

宽宽:吃饭。

舅舅:幼儿园早晨吃什么啊?

继续…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00915/kuankuan-talk.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