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门大街的枪声

专候刺客到来

罗瑞卿其时正陪刘少奇在河北视察,深夜接到周恩来亲自打来的电话后,当即动用刘少奇专列上的专线保密电话,跟在北平代替他主持公安部日常工作的杨奇清副部长交换了意见。两位部领导商量下来,决定罗瑞卿继续陪同刘少奇视察,由杨奇清负责对侦查该案的一应事宜进行安排布置。

罗瑞卿对杨奇清说:“关于‘七一集会’安全保卫工作,我可是当着叶市长等同志的面在周副主席面前立下了军令状的,不能出现半点差错啊!这个案子,你打算咋搞?”

杨奇清的思维非常敏捷,就在通电话的时间里,他的头脑中已经形成了侦查思路:“我考虑下来,想双管齐下同时进行,一是立即组建专案组,大力侦缉身负暗杀使命的台湾特务;二是严密做好大会的安全保卫工作方方面面的准备。”

杨奇清副部长的这一思路获得了罗瑞卿的认同,罗瑞卿指示侦缉台湾特务的具体工作交由公安部政治保卫局负责实施。

杨奇清副部长挂断电话后,马上召来公安部政治保卫局的几位领导,介绍了案情,传达了罗瑞卿部长的指示。

政治保卫局领导经过研究,决定杨奇清交代的两个方面的事情都交由长期从事政治保卫工作的该局侦查处处长李国祥负责。

李国祥处长是一个对待工作极其认真负责而又特别细心的人,他接受命令后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了一辆小吉普,让司机载着他在香山至中南海、中南海至先农坛之间来来回回转了两个圈子。最后他把车停在先农坛,把那里里里外外都看了个遍。后来他回忆说,这一个多钟头察看的结果,已经把先农坛牢牢地印在脑子里了,以至于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只要做梦,必定有一段先农坛的场景内容。

李国祥返回公安部自己的办公室后,对着墙上挂着的北平市地图一边抽烟一边沉思。李处长对于如何完成上级交办的这一重要使命反复作了考虑,最后决定把这项任务下达给北平市公安局完成。

这里有必要对北平市公安局的组建作一个简述:1948年12月,中共中央社会部组织河北省建屏县(现平山县)西黄泥村保卫干部训练班一百零八人及中共中央社会部机关干部若干人一起向北平进军。17日到达河北省保定市。在中共北平市委正式成立之际,同时宣布:即日起成立中国人民解放军北平市公安局军事管制委员会。中共中央社会部明确规定:北平市公安局军管会执行接管国民党北平市警察局的任务,下设组织机构如下:一处(秘书处)、二处(侦讯处)、三处(公安处)、四处(行政处)和公安大队。1949年2月10日,北平市公安局军管会改称北平市人民政府公安局,对外简称“北平市公安局”。下设组织机构除了将公安大队改为公安总队外,其余不变。

李国祥抽过五支烟后,让秘书给北平市公安局办公室打了电话:请你局二处受命协助公安部执行代号“七一集会”安保任务的侦查一队、侦查四队的负责同志立刻来部参加紧急会议!

不一会儿,北平市公安局二处第一侦查队队长曹纯之、副队长成润之,第四侦查队队长牛贵荣、副队长何汉华四人迅速赶到了公安部。紧急会议就在李国祥的办公室举行,李国祥一向以行事干脆说话利索出名,从来没有拖泥带水那一套,当下开门见山地介绍任务内容后目光炯炯地扫视着四人,问道:“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

“那我现在以公安部名义正式向你们下达命令:侦查四队负责中南海及中华门至前门一带的安全;侦查一队负责前门至先农坛一路的安全!”

“是!”

“负责安全包含着两层内容:一是积极侦缉台湾特务刺客,二是严密做好大会安全保卫工作。先农坛会场内的事情不由你们负责,会另外安排的。根据有关方面转来的情报,台湾保密局毛人凤指定的特务刺客此刻估计已经抵达内地甚至已经到北平了,所以现在就应当开始高速运转,越早抓获刺客越好。你们都听着,到时候如果刺客在你们负责的地段掏出手枪,那不是你们的罪过;但是,如果刺客枪里的子弹射出枪膛,那我可要你们的脑袋!”

曹纯之这一干人都是从事保卫、侦查工作多年的行家,打从延安开始,这些年来不知接受过多少次重要警卫使命了。但交代任务的上级哪次也没这次这样严厉。他们从李国祥的话里感到了这项任务的重要、紧迫和难度,心里顿时沉甸甸得像是悬上了一个铅砣,谁也没有开口说话,只是神情严峻地缓缓点头。

李国祥说:“有什么困难和要求可以提出来。”

侦查一队队长曹纯之想了想,提出了一个要求:“李处长,我队需要架设电话专用线。”

“可以。我马上跟邮电局联系。哦,你们的指挥所打算设在哪里?”

“前门楼上。”

“好!有气魄!大家看看,还有什么吗……没有了?那就散会吧。时间紧迫,你们马上回去投入工作吧。记住了,不管有事没事,每隔两小时得给我这里打电话汇报工作情况。有紧急情况,随时报告!”

侦查一队正副队长曹纯之、成润之回到北平市公安局后,先对在前门楼上架设电话专线作了安排,然后两人合骑一辆摩托车去分管地段作实地勘察。

两人实地跑了一个来回,越看现场越觉得肩头上分量之重:从前门到先农坛这段路,路线长不说,而且人口稠密,环境复杂,马路大街两侧的大小胡同简直数不胜数,高楼大厦、各种店铺密布,几乎每隔三五米就有一个适宜于向领袖车队实施狙击的隐蔽点。这样,届时安排警戒时,侦查一队几十号人全部开出来也不过够布置整个地段的几百分之一的一截。如果要将这个路段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布满警戒,就是把北平市公安局的全部警力出动了,恐怕也难以实现,那就只好动用华北军区的部队了。不过,这是不可能的,中央领导再三说过警卫工作的群众影响要小而又小,绝对不能为了警卫而扰民。

曹、成两人互相对视着,用目光递送着问号:怎么办?稍停,成润之缓缓摇头道:“老曹,这事憷头啊!这么个地段,这么个环境,这警戒怎么做啊?看来,我们得换个角度考虑了。”

曹纯之点头赞同:“对啊,即使地面上真的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警戒从前门安排到先农坛,也还是没有完全消除危险因素:如果刺客躲在马路旁边的楼房里实施行刺呢,那怎么办?我们总不见得往沿途每幢楼房的每个临街屋里都布置上人员吧?这种措施在军事上叫消极防御,是会吃败仗的。我们应当采取主动态势,集中优势力量主动出击,把工作重点放在侦缉台湾特务刺客上,在大会举行前把特务逮住,这样才能确保领袖的安全。”

成润之点点头:“言之有理!以这为指导思想,就有把握将刺客在‘七一’前抓获。”

两人仔细商议下来,决定了以下三条具体实施的措施——

第一,鉴于毛人凤派出的特务刺客可能物色留在北平的以前曾是国民党军警特人员作为执行刺杀的助手甚至直接执行者,故有必要让前门外至先农坛沿途公安分局的侦查科警力全体出动,严格控制那些在北平解放后已经向公安局登记了历史身份中的那部分国民党军警特人员中具有行刺能力的危险分子,对其中难以控制的重点对象则采取临时强制措施,拘留了再说,过了“七一集会”再让其恢复自由。

第二,责成前门外至先农坛沿途公安分局组织治安警察,下到街道跟居民委员会方面联手发动群众,密切注意外来流动人员的动向,严格做好在管段范围内外来人员的临时户口登记,凡是发现来历不明、证件手续不全的可疑人员,一律即报分局侦查科;对临时户口人员中被认为是可疑分子而又无法采取控制措施的也可以采取特别措施,或令其7月1日前必须离开北平,或在“七一集会”当天限制人身自由至集会结束。凡拟采取特别措施的,必须统一报请各公安分局,由分局局长亲自批准后方可实施。

第三,动员所有秘密力量和可以利用的社会力量,重点注意从外地赴北平的特嫌分子或失踪后又露面的在逃特务。

曹纯之、成润之相信,上述三条措施全部落实后,将形成一个外松内紧的格局,既便于发现并逮捕台湾派来的特务刺客,又能有效地保卫大会的安全。于是,两人当即去向北平市公安局局长谭政文汇报请示。

谭政文听过汇报后,当场拍板同意照此实施。
继续:前门大街的枪声(四)
返回目录

转载请注明来自:jijian91与小z - 读书 - 建国初反特案件系列

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30426/qianmen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