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门大街的枪声

刺客终落网

当天晚上,侦查一队出动了十二名身强力壮、擅长格斗的侦查员,一律化装成平民百姓,由副队长成润之带领着悄然进入了西城那家妓院对面的一房民居设伏。但是,他们一直守候到6月30日清晨5点,崔铎也没有出现。

同样一夜未眠的曹纯之队长派人给成润之送信,说崔铎不会来了,让侦查员撤回去休息。

成润之回到指挥所,精神高度紧张使他毫无倦意,说:“今天是最后一天了,时间紧迫,我们必须查清崔铎的下落!”

曹纯之也是两眼通红:“让我们看看有什么行之有效的法子。”

成润之说:“去那家妓院调查,估计妓女不会不知道吧。”

曹纯之沉思了片刻:“这个法子可以用,但由谁出面倒要好好计议。”

“选一个合适的侦查员去?”

“不行!”曹纯之断然否定,然后说了理由,“崔铎去的那家妓院,无论从环境、设施、名气等哪一个方面来说,在全北平都只能算是中等偏下的档次。以崔铎那小子的经济状况,他完全可以上北平最高级的妓院去消遣,但他偏偏要舍好求次,这是为什么?这说明崔铎在那家妓院有老相好。这种老相好对于崔铎的底细,不说全部了解,但决不会一无所知。她可能不清楚这次崔铎是身负台湾保密局重大使命而来北平的大特务,但是肯定清楚崔铎在北平解放前的保密局特务身份,而且知道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不在北平了。即使妓女整日缩在窑子里不出门吧,对于解放后日新月异的形势也不会一点儿也不知晓,加上她们那份丰富的江湖经验,肯定能够猜到崔铎此刻不是正派人物。如果我们直接登门亮明警察身份去调查,对方肯定不肯透露真相,来个一问三不知对付我们,你又能拿她怎么样?这还是好的,或许她们还会通风报信哩!所以,我们不能做打草惊蛇的事儿。要做就做得稳妥到犹如瓮中捉鳖。让毛人凤看看我们共产党公安部门的能耐!”

两人反复商量下来,最后决定请蓝沙麟那个徒弟汪久龄帮忙,前往妓院了解崔铎的下落。鉴于时间实在太紧迫了,曹、成两人深感责任重大,所以当即给李国祥处长打电话,说了这个主意,李国祥考虑后说看来也只有这样了。除了这一招,还应当采取两步:一是立刻通过电话局控制那家妓院的电话,看是否有对汪久龄的打听感到怀疑而向崔铎通风报信的,如果有,立马追查那个电话号码,顺藤摸瓜找到崔铎的落脚点;二是悄悄派些便衣化装守候在那家妓院附近,凡是发现该妓院有人外出的,不管是男是女,朝东朝西,统统跟踪。

曹纯之于是亲自出马,当即驾车去见蓝沙麟。一说事由,蓝沙麟马上说没有问题,便亲自给电灯厂打电话找到刚刚返回不久的汪久龄,汪久龄便立马照办。

汪久龄不负使命,两小时后,他从外面给指挥所打来电话,说已经从妓院那里打听得崔铎的下落,据说目前落脚于前门外大街六十九号乙院内。

曹纯之大为惊奇:“哦!如此说来,这小子就躲在我们的眼皮底下?”他来到指挥所窗前,居高临下打量着下面的大街,尽管不知道六十九号具体是哪一座院子,但可以肯定就在目力所及之处。

侦查员当即前往前门派出所进行秘查,发现派出所的临时户口登记本上有如下记载:前门外大街户主胥基鑫于6月17日来报,其妹夫许厚福系保定市人力车修理社技工,三十六岁,前来北平考察市场并采购零件,要求借宿于该户主处获准。申报人许厚福由户主胥基鑫陪同,持保定市公安局西大街派出所证明前来申报,准予。预计在北平逗留时间大约十五天。(事后查明,6月17日崔铎还未抵达北平,是户主、潜伏特务许厚福按照保密局的密令携一不知情的朋友冒充崔铎前往申报临时户口的,以混淆侦查视线。)

调查随即转向居委会,侦查员获知六十九号乙院的户主许厚福一家并不在此居住,那个小院平时是空着的,大约四天前才住进了一个身高一米六七左右的壮实男子,三十岁出头的样子,国字脸,两道有点往下耷拉的浓眉,下巴颏左侧有一道一厘米左右的疤痕,一双眼睛看上去显得很有精神。他白天基本上不出门,傍晚才出来,也不知他去哪里。

侦查员大喜:这副模样,正是崔铎!

曹纯之接到报告后,当即下令:派足够的人手前往该窝点秘密监视,其余侦查员待命,检查武器,随时准备出动!

随后曹纯之化装成一个卖冰糖葫芦的小贩,亲自前往现场观察地形。曹纯之考虑到崔铎那不凡的身手,担心抓捕时发生枪战误伤了平民,于是决定把行动时间定在晚6点,那时天将黑未黑,街上行人大大减少,便于堵住两头实施暂时封锁,以确保行动顺利实施。

回到指挥所后,曹纯之叫来侦查队负责前卫行动的外线侦查组长王义庆,下令道:“你们小组准备一下,晚6点钟前包围六十九号乙院,6点整行动,注意,一定要抓活的!”

王义庆是个二十三岁的瘦高个,他听说让自己这个小组去执行逮捕崔铎的任务,心里就犯了嘀咕,面有难色,讷讷道:“队长,这个任务我们恐怕完成不了……”

曹纯之大觉意外:“为什么?”

“听说那个姓崔的非常厉害……”

曹纯之一听话头就明白了:这小伙子是被关于崔铎的那番传奇般的传说给镇住了。他没有责怪王义庆,因为外线组的侦查员都很年轻,缺乏实战经验,倒不是怕自己负伤牺牲,而是担心让目标逃跑了发生重大后果,这种心情可以理解。于是,曹纯之就说:“不要怕!我和你们一起去现场,让你们趁这个难得的机会实践一下火力控制加政治攻势的捕人方法。嗬!我就不相信,中国共产党的公安人员对付不了国民党特务崔铎!”

然后,曹纯之就让王义庆把外线小组的全体侦查员都召集拢来,他亲自介绍现场地形部署行动方案。

5点30分,执行逮捕行动的侦查员离开了指挥所。走到外面,曹纯之让一个名叫杨学成的侦查员带上两块石头,并向他耳语了几句。王义庆等人看着觉得莫名其妙,不知他们队长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

外线小组的二十名侦查员悄然抵达现场,六十九号乙院是一座典型的北方四合院,有着古色古香的门楼,两扇已经斑驳陆离的朱漆大门紧闭着。侦查员没有敲门,而是悄无声息地爬上了墙头,朝里面一望,此时暮色初上,东、西两房窗户里一片黑暗,北房的窗户里露着灯光,窗子还透着一条缝,这说明崔铎住在北房。

曹纯之发出暗号,侦查员便上了北房、西房,迅速找好了各自位置的火力控制点。曹纯之自己和侦查员小金攀上了门楼。

北房里,崔铎正靠在躺椅上闭目养神,听见外面隐隐似有声响,一跃而起,侧耳谛听,却又没声音了。正犹疑间,门口传来“哗啦啦”一阵声响。这是门楼上的曹纯之故意往下扔了一张瓦片。曹纯之想把崔铎引到院子里,好出其不意将其控制住。但崔铎却没有上当,他并未出门,而是用一根竹竿轻轻掀开窗帘一角,从预先设置好角度的一面镜子里观察院子里的动静。

曹纯之暗忖这家伙狡猾,听见动静也不出来查看。于是,他干脆就走第二步了,抄起铁皮喇叭筒大声喊道:“崔铎,你听着:我是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侦查队队长,我今天的任务就是来抓你的。我知道你的枪法很准,百发百中,但我告诉你,我也是弹不虚发的神枪手!因此,希望你丢掉任何幻想,因为你不但面对着我这样一个神枪手,而且还被几十名精干侦查员包围了。崔铎啊,你走不了啦!如果你敢开枪,我们会把你当场击毙!”

崔铎缩在屋里,一声也不吭。

曹纯之又喊道:“崔铎,你要是主动投降,还可以争取宽大处理。共产党的政策对谁都一样,一视同仁!你要投降,就把枪给我扔出来!”

窗帘一动,两支崭新的手枪扔了出来。曹纯之正要命令崔铎高举双手走出屋子时,外线组长王义庆已经霍地跳到院里,想去抓捕。但他双脚刚落地,崔铎已经从屋里往外打了两枪,幸亏曹纯之一声“小心”提醒了小伙子,王义庆在枪响的同时已经扑倒在地,总算未被击中。原来,崔铎身上竟然带着三支手枪。

曹纯之顿时大怒:“好啊!崔铎,真有你的。我看你狠到几时?”说着,便重重地拍了两下手掌。

曹纯之先前跟侦查员杨学成约好了暗号,后者早就守定了北房顶上的烟囱位置,听见曹纯之发出暗号便把带来的那两块体积不算小的石头从烟囱里扔了进去。崔铎在屋里冷不防听见“咚、咚”两下大响,一个激灵。高手对抗,间不容发,就在他这一分神的瞬间,几个身手利索的侦查员已经破门而入,死死地将他扑住,下了手枪,扣上了手铐。

被台湾国民党保密局寄予厚望的行刺中共领袖计划,随着这一幕的发生,被扔进了历史的垃圾箱。

消息逐级上报,迅速传进了中南海,正在用晚餐的周恩来大笑着让人拿酒来:“干一杯吧,今天晚上,我们总算可以睡一个安稳觉了。”

次日,1949年7月1日,中共中央在北平市先农坛隆重举行了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二十八周年的大型集会。毛泽东主席在会上发表了讲话,为后人留下了一篇具有划时代意义的重要文献《论人民民主专政》。
返回目录

转载请注明来自:jijian91与小z - 读书 - 建国初反特案件系列

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30426/qianmen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