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26日

前门大街的枪声

又一名特务落网

此后,侦查一队、四队全部出动,除了落实“七一集会”的普通保卫措施外,全部精力都集中在查访台湾刺客上。但是,两天下来却毫无收获。主持该项工作的公安部李国祥处长着急了,当天晚上9时许正给侦查一队队长曹纯之打电话说要去一队的指挥所前门楼上看看时,副队长成润之接到了一个电话,从而获得了一条线索。

这条线索还要从应邀前来北平出席“七一集会”的香港富商黄震遐说起。黄震遐于前天傍晚从上海抵达北平后,大会秘书处接待组根据预先的安排,请他下榻于专供这次会议代表居住的前门饭店,他的堂侄子黄理援陪同入住。

黄理援离开香港也有数日了,一直思念着他那女友彭淑璎,他抵达天津作短暂停留时,曾匆匆给彭淑璎写过一封信。现在到了北平,就又想写信了。但他还没动笔,却突然接到了彭淑璎的电话。黄理援一阵惊喜,以为彭淑璎是从香港打来的国际长途电话,那当儿通信设备落后,在北平能够接到一个来自香港的电话那可是一桩事儿了。出乎意料的更大惊喜紧接着就出现了:彭淑璎说她在北平!

这样,黄理援就坐不住了,马上邀请彭淑璎到前门饭店来坐坐。放下电话,黄理援马上去对正在对面房间跟老友聚谈的黄震遐说,他的女友小彭正好也来北平了,他请她过来坐坐,请伯伯签一纸会客单子。根据大会秘书处规定,为保护入住客人的人身安全,如有访客,必须经被访者本人亲笔签署的会客单方可准许进入饭店。因此,黄理援得向伯父拿一张会客单。

不一会儿,彭淑璎来到了前门饭店,黄理援把她领到了饭店内的茶座去喝咖啡。首先当然要问你怎么来北平了,彭淑璎说她因为思念黄理援,正好她帮佣的那户人家要派人前往北平亲戚家送一些东西,听她说男友黄理援也去了北平,就说那就派你去吧,这样她就过来了。到达北平后,下榻于东四区的一家旅馆,然后去送东西,顺便打听参加“七一集会”的客人住在哪个饭店,她想去看看男友。那户人家是北平的名门望族,知道的事情很多,告诉她说北平高级饭店有哪几家,你说的从香港来的客人,那多半是被安排在前门饭店下榻了。于是她就往这边打电话了。

趁两人说得尽兴,彭淑璎提出要去拜见一下黄震遐,说这正好是一个机会,否则在香港的话她几时才能登门拜见?在香港社会上的其他场合,以她那佣人身份肯定是不适合见面的,而且对于老人也是一种不尊重。黄理援觉得彭淑璎说得似有道理,于是就往房间打电话说了彭淑璎的这个心愿。黄震遐当然没有往其他方面去想,反而很开心的,说这真是一个缘分了,那就带她上来吧。这样,彭淑璎就跟着黄理援上了黄震遐居住的那个房间的楼面,待了十几分钟就离开了,黄震遐对她的印象倒还不错。
继续…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30426/qianmen6.html

前门大街的枪声

一张挡箭牌

牛贵荣这边接到李国祥的电话后,当即派人把讯问余公图的笔录原封不动地送到了公安部李国祥的办公室。

李国祥很仔细地看了这份笔录,给牛贵荣打了第二个电话,问那个被捕的保密局特务现在被关押在何处,牛贵荣说:“现在还暂时羁押在市局这边,准备一会儿移押市看守所。”李国祥说:“暂时不必移押,我这就过去,需要当面问他几个问题。”说着就挂断了电话。

牛贵荣知道部里对余公图的口供产生了怀疑,便马上通知正准备出去的副队长何汉华,让他留下和自己一起陪同李国祥处长再次讯问余公图。

不一会儿,李国祥赶到了北平市公安局,他带来了一位助手,和牛贵荣、何汉华四人一起提审余公图。牛、何两人不知道李国祥要向余公图提什么问题,当然不便插嘴,做好了从头到尾陪坐的准备。李国祥的助手受命担任记录,所以也不吭声,这样,这次讯问就由李国祥一个人唱独角戏了。

李国祥先掏出香烟,每人发了一支,也给了余公图一支,说:“我先作个自我介绍,我姓李,中共中央公安部政治保卫局侦查处处长。余公图,听说你烟瘾很大,可以考虑适当给你提供一点儿方便,不过你得老老实实交代问题,这与最后如何处置你也是有着密切的关系,你要想清楚了。现在,我有几个问题需要你老实回答。你是什么时候离开大陆去台湾的?”

“哦!是去年12月19日。”

“怎么过去的?”
继续…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30426/qianmen5.html

前门大街的枪声

可疑目标出现

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侦查一队着手开始落实上述三条措施时,侦查四队也在进行着跟侦查一队差不多内容的工作。

当时,中国大陆的北方以及江南地区虽然已经获得了解放,但中华人民共和国还尚未成立,公安战线的机构还没有健全,警力较为单薄,侦查手段落后、单调,即使是侦查大案也是很大程度上利用秘密力量关系提供情报。因此,侦查人员在具体工作中,各队各科甚至各小组都有自己掌握的秘密力量关系。北平市公安局二处侦查四队从公安部李国祥处长那里接受任务后,副队长何汉华立刻根据分工分别悄然约见本队掌握的那些秘密力量关系,如此这般一一交代,让他们利用各自的秘密力量关系去排查情况。

之后一连几天都有秘密力量关系报来线索,但一一查下来都没有什么价值。直到6月23日清晨,何汉华刚上班,就接到秘密力量关系张跃辉的电话,说有情况需要当面报告。何汉华顿时一阵兴奋,约定半小时后跟对方在铁狮子胡同的“金梦汉茶馆”见面。

张跃辉原是清华大学学生,1945年抗战胜利他读完大二时,经一个以教师身份混在清华园内的特务分子介绍,糊里糊涂地参加了国民党“中统”局,成为一名秘密特务。不久,张跃辉就接受“中统”指令,数次跟踪清华师生中的中共地下党和进步群众,并在寒假借赴解放区探亲的机会刺探过军事情报。

本来,张跃辉在这条歧路上越走越远,陷于泥坑难以自拔,幸亏在其参加“中统”特务组织八九个月后,开始跟一个他当时并不知其是中共地下党干部的亲戚接触,渐渐接受了一些教育。年轻人可塑性强,他终于翻然悔悟,决定弃邪归正。他跟那位有着中共地下党一定职位的亲戚吐露了自己的“中统”特务身份和最新想法后,受到了鼓励,于是就接受地下党指令秘密收集国民党方面的情报。

北平解放后,张跃辉跟地下党建立的那份关系被转到了北平市公安局。公安局特情科让张跃辉继续保持着解放前的土木工程师的身份,悄然从事“特情”工作,专门跟那些在解放前曾紧跟国民党而解放后见势不妙偃旗息鼓的家伙接触,了解这些人的思想动态和行为,定期向公安局提供信息。
继续…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30426/qianmen4.html

前门大街的枪声

专候刺客到来

罗瑞卿其时正陪刘少奇在河北视察,深夜接到周恩来亲自打来的电话后,当即动用刘少奇专列上的专线保密电话,跟在北平代替他主持公安部日常工作的杨奇清副部长交换了意见。两位部领导商量下来,决定罗瑞卿继续陪同刘少奇视察,由杨奇清负责对侦查该案的一应事宜进行安排布置。

罗瑞卿对杨奇清说:“关于‘七一集会’安全保卫工作,我可是当着叶市长等同志的面在周副主席面前立下了军令状的,不能出现半点差错啊!这个案子,你打算咋搞?”

杨奇清的思维非常敏捷,就在通电话的时间里,他的头脑中已经形成了侦查思路:“我考虑下来,想双管齐下同时进行,一是立即组建专案组,大力侦缉身负暗杀使命的台湾特务;二是严密做好大会的安全保卫工作方方面面的准备。”

杨奇清副部长的这一思路获得了罗瑞卿的认同,罗瑞卿指示侦缉台湾特务的具体工作交由公安部政治保卫局负责实施。

杨奇清副部长挂断电话后,马上召来公安部政治保卫局的几位领导,介绍了案情,传达了罗瑞卿部长的指示。
继续…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30426/qianmen3.html

前门大街的枪声

机密被国民党特务察知

中共中央作出动用内线关系的决定的英明性在三天后就得到了体现。那天深夜,正在中南海丰泽园的办公室批阅文件的周恩来忽然接到李克农部长的电话,问周副主席这会儿是否有空,他想过来一下。周恩来知道李克农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必定有特急大事,马上说“有空”。

李克农夤夜求见周恩来,果然是有大事,他送来了一条刚刚收到的来自台北市的极其重要的情报:国民党保密局已经侦悉我“七一集会”的相关情报,有迹象表明特务头子毛人凤正奉蒋介石之命选派行动特工密赴北平行刺中共领袖。

这条情报,是一位潜伏于国民党保密局内部的女情报工作者冒着生命危险收集到的。现实生活中的特工人员其实是很难谱写如影视作品中的那份曲折的,内线关系每被动用一次,这个内线的使命通常也就结束了。因为敌人绝对不像我们所观赏到的影视故事片连续剧中那样愚蠢,只要稍稍一查,肯定会发现是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所以,那位女情报工作者在台湾派来的行动特工落网后的当天,就被有关方面通知火速撤离。盛怒之下的毛人凤亲自组织了对这个“中共匪谍”的追缉,但未能成功。这位情报战线上的无名英雄撤回内地后,被安排在西南某省的公安部门工作,文化大革命运动开始后因“历史问题”而被迫害致死。此系题外之语,就此打住。

当下,周恩来听李克农一汇报这条情报,尽管有思想准备,可还是禁不住脱口而出:“哦!毛人凤的情报工作做得真到家嘛!”

李克农点头:“是的,才三天时间,敌人就已经收集到了准确的信息,这需要我们在今后的工作中特别要予以注意的。”

周恩来说:“对!必须得多加注意。敌人这次是如何获悉这个机密的,我们也需要了解清楚!”

不久,随着案情侦查工作的进展,公安部方面终于弄清楚了台湾保密局方面是怎样获取这个机密的。这,需要从当时居住于香港浅水湾的一位经历颇有些特殊的人物说起——
继续…

原文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30426/qianmen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