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自:西西河[山而王]

自从出了这鲨鱼咬缆事件后,偶们研发部就没人提“鲨鱼”这两个字。不管怎样,搞得人家十几国好几个小时没有电讯信号,自顶头大老板以下一宿没合眼,不裁你就不错了。大家都希望老大和客户的记忆“内存”早点清零,或者被大象狮子什么的给占个满当当,忘了偶们的“鲨鱼”。

总有不识相的人。测试组那边一个人兴奋了。这位在偶们那里也是小有名气的。一次不知道他哪根神经搭错线,非要对新设计的网络板子进行反复插拔重起实验。也算他交了狗屎运,那板子的设计还真有问题,一拔一插后再重起,激光信号常常控制不住,当地一声就把板子烧了个窟窿。一块板子4万美金。这小子一天就废了3块。弄得硬件设计部的人见了他个个象李大嘴,估计烙铁和钳子早就准备好了。后来还是领导说这板子一般一旦插好很少再这么折腾,他才住了手。但从此以后,这“测试狂人”大袖生风地一进实验室,实验室主管必然全程跟随。

测试组会上,“测试狂人”跳起来说,既然鲨鱼造成这么大的损失这么坏的影响,偶们一定不能放过它。接着就跳到黑板面前算起来。说根据他的调查,要使光缆变形需要多少压力,网上有资料说成年大白鲨的咬合力又是多少。要想测试鲨鱼咬缆他需要多大号铁锤一只,铁锤一定要挥多高以多大角速度砸在光缆上,才能正确地重复鲨鱼咬缆。

测试组的人看着他写的满坑满谷的算式,有点喘不上气来。不约而同地都去看他们组的一号大牛。就见人家一号大牛手支着下巴正看得津津有味。这一号大牛年纪不大,瘦得象麻杆,是程序员出身。搞得他不爽了就直接调偶们的程序边看边写错误报告,端的是个狠角色。

总算“测试狂人”喷够了,一号大牛轻轻说:“这次出事主要是因为系统警报过载。我给你写个程序,直接往系统里打模拟的警报信号不是更好?”那边说:“我们要测试的是在几分钟内几千个警报,而且是最高级警报。”一号大牛微微一笑:“用程序直接往数据库里插入几千个警报,最多用几个微秒。我给你留几个命令行参数,你可以自己决定一次插入几个、什么级别的、在多长时间内插入完毕。好吗?”

“测试狂人”翻着白眼想了想,这实在比他的“铁锤测试法”高杆太多了。他拿着板擦把黑板擦干净就坐下了。大夥儿的灵魂这才归了位。领导赶紧插话说:“一号大牛同志也是很忙的。况且这个测试属于极端测试。要先咨询系统设计和客户服务部门再决定有没有必要。”

一锤定音,从此真真正正,再没人提“鲨鱼”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jijian91与小z - 互联网

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061228/fiber-shark-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