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的这一事件(义和团运动)不是没有意义的,它是一个要发生变革的世纪的序幕,是远东未来历史的基调:2000年的中国将大大不同于1900年的中国!民族感情是一个永久性的因素,这是必须承认的,在研究一个民族世纪状况时,决不能排除这个因素,而在中国,唯一普遍存在的感情就是对中国制度的自豪和对外国一切的蔑视。

中国人是一个有才智、有教养的种族,冷静、勤劳,有自己的文明,无论语言、思想和感情各方面都是中国式的,人口总数约有四亿,生活在自己的疆域内,在他们所繁衍的的国度里有肥沃的土地和众多的江河,有千姿百态的高山和平原、丘陵和溪谷,有各种各样的气候和条件,地面上生产着一个民族所需要的一切,地底下埋藏着从未开发过的无穷的宝藏,这个种族,在经过数千年唯我独尊与闭关自守之后,已经迫于形势和外来者的巨大优势,同世界其余各国发生了条约关系,但是他们认为那是一种耻辱,他们知道从这种关系中得不到好处,所以正在指望有朝一日自己能够十足地强大起来,重新恢复昔日的生活,排除同外国的交往、一切外来的干涉和入侵,用睡眠来形容,这个民族已经酣睡了很久,但现在他已经苏醒,他的每一个成员身上都激荡着一种中国人的情感“中国人是中国的,把外国人赶出去!”

义和团无疑是官方煽动的产物,但是这个运动已经吸纳了群众的想象力,将会像野火一样烧遍中国各个角落。简单说来,它是一个纯粹的爱国的自发运动,其目标是使中国强盛起来–以实现中国人的计划。通过武力来达到它所预期的目的,即根除外国宗教和驱逐外国人的目的,它的第一次实验并不是十分成功,但是,作为一次对志愿行动是否可行的试探,或者作为将来所要采取的途径和手段的一次试验,它并不是一次失败。他证明了广大民众会如何齐心协力的响应号召,也进一步表明原来谨小慎微的官方有意限制义和团只使用大刀长矛,这是不够的,必须要用毛瑟步枪和克虏伯大炮来代替他,将来的爱国者将拥有金钱所能买到的最好武器。

危及世界未来”这几个字无疑将引起哄堂大笑,好吧,让他们去笑吧,但愿他们会一直笑下去,两千万或两千万以上武装起来的、训练有素、纪律严明而又被爱国(即使是被误解了)动机所激励的团民,将使外国人不可能再在中国住下去,将从外国人那里收回外国人从中国拿去的一切,将额外加价的报复旧日的怨恨,将把中国的国旗和中国的武器带到许许多多现在连想都想不到的地方去。

五十年以后,就将有千百万团民排成密集队形,穿戴全副盔甲,听候中国政府的号召,这一点是不用怀疑的!(jijian91按:简单的计算,“五十年以后”即1951年。1950年10月19日,中国人民志愿军第42军首批部队越过鸭绿江入朝,抗美援朝战争开始。)如果中国政府继续存在下去,它将鼓励(而这样鼓励是很对的)支持并发展这个中华民族运动;这个运动对世界其余各国将是不祥之兆,但是中国有权这样做,中国将贯彻她的民族计划!

中国将会有很长时期的挣扎,还会做错很多的事情和遭受极大的灾难,但或迟或早,这个国家将会以健康的、强大的、经验老到的姿态呈现于世界,并拥有这个世界强加给它的军事力量,而且,既然它必须拥有,它必将拥有最好——最好的武器,最适当的训练,最高级的教育,士兵的数量将视人口的允许和情况的需要而定,士兵的质量将会一代胜过一代,今天,为了义和团在去年的所作所为而惩罚中国,西方在禁止向中国出口的物品中包括武器,关于这一点,一位贵胄子弟曾对我说:“很好,这将迫使我们成为生产者,且请记住我的话,总有一天我们会成为出口商,不仅那样,而且还会比现在的制造商卖的更便宜。”

——1901年 ,赫德《这些从秦国来——中国问题论集

一个北爱尔兰的乡下青年来到中国,一住就是半个世纪,26岁起直至退休都掌握着大清最重要的财政收入来源中国海关。他,就是晚清威势煊赫、如今身后萧条的中国海关总税务司赫德(Robert Hart)。

1900年,中国发生声势浩大的义和团运动,赫德和当时的外国使馆人员一起被困两个多月,直到八国联军入京才被解救出来,不久即开始了《辛丑条约》谈判。这本书,就是赫德在解围之后,为影响条约谈判写给西方读者的一系列文章的结集。

以常理度之,在饱受枪炮惊吓、目睹排外乱象之后,这个老外应该在其文章中大肆诋毁中国人、要求“严加惩处”才对。但实情则恰恰相反,赫德在这部着作里,对义和团运动采取了同情与理解的立场,承认运动的兴起乃是中国的民族感情受到西方伤害的结果,希望西方国家更多的站在中国人的角度,重视不平等条约、治外法权、军事干预、传教活动引发中国官绅、民众敌对情绪的文化差异因素,强烈抵制一度甚嚣尘上的瓜分论调,反对割地和巨额赔款,并反复强调,外国人乱开药方有害无益。

——学海无涯《百年前的惊人预言

赫德不愧为中国通,虽然站在西方的立场上,但仍然透彻地看到中国的本质和表面下的变化,在100年前精准地对中国作出了预言。

相比之下,那些视义和团为耻辱和讥笑对象的中国人,可谓既无眼光又无思想,自取其辱。其中包括北大教授的”阿忆”周忆军、北京海淀教师进修学校高级教师袁腾飞之类的娱乐明星。既然你们不能遵守学术操守、习惯和擅于制造历史,还是离开教书育人的场所,不要误人子弟了。

转载请注明来自:jijian91与小z - 历史与文献

永久链接:http://jijian91.com/blog20100915/hart-yihetuan.html